南宁一卫生院发生散发性结核病疫情 多人已被传染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5日 10:12 信息来源:威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南国早报客户端6月22日消息,6月18日中午,在南宁市邕宁区那楼镇罗马村,透过门缝看着被关在屋子里的弟弟,李女士发出一声长叹:“天天这样下去,我们都要疯了。”她的弟弟李刚(化名)是一名精神病人,原本在邕宁区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治疗,今年4月被其他病人传染肺结核,转院治疗后申请再次到卫生院住院,遭拒。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调查发现,该卫生院被指擅自增设过多床位,造成呼吸道传染病传染扩散安全隐患。事发后,邕宁区卫生主管部门要求该院减少床位,进行整改。

李刚坐在家里的床上,神情呆滞。

精神病人感染肺结核

治愈后遭医院拒收

50岁的李刚是邕宁区那楼镇罗马村人,家里住的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的土房,比较简陋。他的房间里,除了一张木床,就剩下一个黑色的胶桶,吃喝拉撒都不出房门。6月18日中午,他的四姐李女士做好午饭后打开房门,把一碗拌着西红柿炒蛋的白粥递给他,只见他“呼啦呼啦”几口就吞完,把空碗丢在破了洞的草席上。

“他偷吃别人地里的甘蔗,被打了一顿,从那以后就开始不正常了。”李女士说,大约30年前,弟弟突然出现精神异常,一天到晚自言自语,有时还打人。为此,家人多次把他送到蒲庙镇卫生院及那马精神病医院治疗,但病情时好时坏,反复不定。

2018年6月,因不按规律吃药,李刚病情再次发作,常常晚上不睡觉。在当地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强制将他送到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治疗。李家有五姐弟,除了李刚,其他人都早已结婚成家,只剩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跟他相依为命。对于他长期住院治疗这种状态,家人都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家里根本没人能照顾他”。平时,他的医疗费由姐妹负担,大姐、二姐每个月会探望他一两次,大家相安无事。直到2019年4月,这种平静被打破了。

“卫生院通知我们,要求连夜把人接走。”李刚的大姐说,4月16日,她接到蒲庙镇卫生院的电话,对方称李刚得了肺结核,要马上隔离治疗。当晚10时许,家人把他送到了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经过20天的治疗,5月6日出院。在此期间花费了1万多元,绝大部分均由医保报销。

李刚从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出院后,家人打算再次把他送到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治疗,但遭到了院方拒绝。“他们说没有床位了,让李刚去其他医院。”李刚的大姐说,弟弟被隔离治疗时,卫生院的领导曾向家属承诺,“把肺结核治好再回来”。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她数次找到卫生院,对方一直表示没有床位。

由于卫生院不能收治,李刚的家人只能把他关在房间里。上个月,他的母亲摔跤导致手脚骨折,他远在杭州的四姐只好回来照顾两人。

6月18日,李刚的大姐与家人打电话沟通弟弟治疗事宜。

卫生院发生结核病疫情

多人被传染患病

在卫生院住院期间,李刚为何会染上结核病?对此,他的家人表示,卫生院并没有透露原因。李刚患上肺结核的原因在哪儿?一名知情人士提供的《关于邕宁区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部一起散发性结核病疫情的处置建议》(以下简称《建议》),似乎给出了答案。

这份由邕宁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出的《建议》显示,2019年3月22日,在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期间,48岁的精神病患者杨某被诊断为“浸润空洞型肺结核病(初治涂阳)”,病人于3月25日转至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隔离治疗。3月28日至4月12日,该卫生院分批对与杨某有较密切接触的326名病人及职工进行了结核病筛查。其中,进行结核菌素皮试282人,进行胸部X线检查110人。

筛查结果显示,结核菌素皮试呈强阳性反应19人,结核菌素皮试呈阳性反应5人。在此次筛查中,李刚被查出肺结核,而在2018年7月入院时,他的胸部X线照片检查提示未见异常。也就是说,在未离开卫生院的情况下,他极有可能是被杨某传染患上肺结核病。

4月12日,邕宁区疾控中心派出3名技术人员到卫生院精神病科进行调查核实,并开展结核病防控指导工作。经调查,初步判断此起疫情为一起结核病散发病例疫情。

6月21日,蒲庙镇卫生院一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表示,根据他掌握的情况,目前已经确诊为肺结核的有6人,结核菌素皮试呈强阳性反应有20多人,结核菌素皮试呈阳性反应有10多人。按照相关规定,在医疗机构或其科室的患者中,短时间发生3例及以上临床症候群相似、怀疑有共同感染源的感染病例,或者3例以上怀疑有共同感染源或感染途径的感染病例现象,可以定义为疑似医院感染暴发。

精神病科被爆加床太多

部门要求整改

该内部人士透露,此起疫情的发生疑与卫生院违规增加床位有一定关联。“收治的病人太多,连走廊都摆满了床,空气质量很差。”该人士说,蒲庙镇卫生院属于一级医疗机构,按照《医院分级管理标准》,住院床位总数为20至99张,但事发前病床设置增加到480张,远远超过标准。

在邕宁区疾控中心发出的《建议》中,该内部人士的说法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证实。《建议》称,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部共有四层楼,周围楼房较密集,缺少日晒,透风较差。每层楼有11间病房,病房面积从14到30平方米不等,内设6到14张病床,二至四层的走廊摆满了病床,共有住院病人282人,医务人员及后勤职工共44人,“病人之间密切接触频繁,呼吸道传染病传染风险很大”。

对此,《建议》中称,蒲庙镇卫生院要对精神病科住院部所有病房及病人活动场所进行全面消毒,病房要开窗通风,必要时在每间病房内加装抽风机,进行抽风通气,保持室内空气流通。叮嘱住院病人戴口罩,不要随地吐痰。同时,要求适当降低精神病科住院部病房内病人居住密度,避免病人过于密集,降低病人呼吸道传染病传染风险。

6月18日,在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部,李刚的大姐向该科室负责人询问,是否还有床位收治病人,对方称,主管部门要求卫生院减少床位,不允许加床,“我们也想收,但现在被警告了,床位要减到200个以下”。

6月18日,在邕宁区疾控中心办公室,该中心一名何姓副主任向记者证实,确实给蒲庙镇卫生院发过《建议》。对于此起疫情的处置情况,南国早报记者曾先后向蒲庙镇卫生院、邕宁区卫健局等单位提出采访请求,但对方均未作出回应。

转载出处: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7010796278940187&wfr=spider&for=pc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